Image
Image

能工巧匠——箏父琴結


編輯:2021-05-31 15:33:50

日期:2021-03-11 作者:大連歐之韻教育咨詢有限公司 分類:新聞中心


72890


箏,人們已不再陌生,在一臺造型漂亮的古箏面前,無論是纖細稚嫩的小手,還是粗糙蒼老的手指,即使是五音不全的人,都會忍不住伸手撥動琴弦,耳旁便響起玉珠落盤、水流叮咚般的玲瓏之聲,眼前似有一番高山流水、漁舟唱晚的詩情畫意之景。箏有如此美妙而獨特的魅力,因而成了數以萬計的民樂愛好者學習樂器的******。

如果有機會得到一本上海民族樂器一廠和上海民族樂器博物館編輯的《箏藝》一書,或登錄上海民族樂器一廠官網及敦煌國樂網就會看到“敦煌牌”花色各異、樣式繁多的古箏,有扦雕類、淺浮雕類、銀絲類、拉花類、螺鈿類等20余種。解放日報曾以《細節成就魔力》一文,贊嘆上海民族樂器一廠“敦煌牌”古箏的輝煌成就。應該說中國古箏能夠有今日之輝煌,離不開從事古箏事業的每一個人,尤其是古箏制作團隊中的重要人物——徐振高!他是國家古箏制作高級技師,在古箏制作界享有“古箏之父”的美譽,在行業中空前絕后地帶了百余名徒弟。徐振高,這個名字足以在中國古箏史上青史留名。

有機會與徐振高近距離接觸,很難想象,眼前這位衣著儉樸、相貌平平的老師傅,就是大名鼎鼎的中國古箏制作大師。從他那雙粗壯有力的手上布滿的每一個老繭中、那張飽經歲月滄桑的面龐上的每一道皺紋里,可以感覺到這位耄耋老人的人生經歷里,會包含著怎樣的艱辛啊!
1952年,19歲的徐振高開始了他的民族樂器制作生涯,1958年進入上海民族樂器一廠,學習拉弦樂器制作,后師承原大同樂會樂器制作大師繆金林,開始學習制作古箏和古琴,如魚兒得水,從此他與箏結下了情緣。他相信,自己就是為箏而生的,來到這個******就必須完成歷史使命。五十余年過去了,是他,用手去實現一個個箏夢,用箏去鐫刻一次次******。
和徐老面對而坐,想聽他說說自己的故事,他三言兩語就說完了,是那么簡短。可當他說起古箏時卻如數家珍,他的眼神放射出了深情的光芒,如同在述說自己的孩子,這時的他儼然就是箏的父親,一個偉大的父親。
五十多年來,徐振高大師憑著對古箏的那份情緣和對古箏父愛般的深情,一次又一次地創新和改良,他每一次微小的創新,都帶來制箏史上的重大變革。

S形岳山21弦古箏的問世

1961年徐振高試制了他的******臺16弦箏,但音色與音量都不盡如人意,只有高小文化程度的他,向鄭玉蓀老師借來《琴的共振與發音原理》一書,當作制作古箏的指南。徐振高刻苦鉆研業務,參考廣東潮州箏的平頭岳山形制,終于在六十年代和師傅繆金林等共同研制成功S型岳山21弦箏。1979年被國家輕工業部評定為優質產品。如今,此種款式的古箏已經成為全國古箏的通用樣式。

古箏裝飾

在很多人的眼中,箏是用來聽的,不是用來看的。面對箏時,偶爾會欣賞一下它的雕花藝術,卻不會研究勾勒的是什么花鳥,撰寫的是怎樣的字體詩句。我們現在看到的古箏,風格迥異的花色品種令人眼花繚亂。可知在1962年以前,古箏外觀鮮有裝飾,通常是將琴體表面漆成黑色,長長的琴體一頭大一頭小,于是有人說古箏就像一副棺材。徐振高聽后,心里非常不是滋味,可不可以改變箏的形象,在箏體上裝飾出一些花色呢?于是他經常到當時上海市太倉路一帶竹刻雕飾、木器行等作坊里觀看各種裝飾藝術,并把其借鑒到古箏的裝飾花板上。1963年他創制了“雙鶴朝陽”等4種木刻圖案箏,同年,這批圖案箏參加了北京的全國工業展覽會,受到參觀者及專家們的好評。此后,徐振高的這一創舉被大力開發延續下來,80年代已有大量的花色品種被運用在箏上,松竹梅蘭畫上面板,蝶鵲龜鶴描上箏頭,使古箏的裝飾圖案前所未有的豐富鮮活。

古箏面板的烘烤

60年代的古箏面板是白色的,在箏的兩頭加以裝飾后會顯得不太協調。徐師傅提出了把面板略加烘烤的想法,一是為了獲得仿古色調,二是借此去除面板水分、使木質松透。不想,這一創新卻令箏界獲得了一個意外的驚喜,經專家演奏后發現烘烤過面板的古箏音色和音量都上了一個新的臺階。在此基礎上,企業技術部門對烘烤的技術加以調整,音質又進一步得到了提高。

琴碼的規范化

原先古箏的琴碼高度統一,而改良后的古箏琴弦在粗細、張力上有所差異,對演奏的手感及音質產生影響。為此,徐振高和上海民族樂器一廠技術部門研制出了改良型古箏琴碼,把全部琴碼分為若干組,每組琴碼由高至低依次減少2mm,之后又對琴碼規格作了系列調整。琴碼擱弦點的鑲嵌材料曾用過牛角、象牙、黃楊、紫檀、竹等,均不理想,徐振高等人經過多次反復試驗,才確定牛骨為目前使用的******材料。

古箏鋼絲尼龍纏弦

50年代,古箏的琴弦主要是蠶絲弦,后又出現了鋼絲琴弦,前者太柔,后者又太剛。1963年,徐振高與上海音樂學院的魏宏寧等開始用鋼絲結合尼龍試制古箏琴弦,多次反復試驗后,終于試制成功了音色剛柔并濟的古箏鋼絲尼龍纏弦。從70年代起,徐振高一面斟酌制箏技藝,一面開始了箏藝的傳授工作。數十年間,在上海民族樂器一廠以及江蘇揚州、河南蘭考等地,徐振高培養了百余名徒弟。在眾多的徒弟中,有的成為了******的古箏制作師,有的成為古箏制作的管理者,有的成為了古箏制作企業的“*********”,有的則成為古箏制藝改良的專家……

鑒于徐振高對古箏的突出貢獻,他曾經連續4屆被評為上海市勞動模范。1990年經上海市勞動局批準,徐振高被評聘為技師,1993年通過考核,又獲得國家勞動人事部頒發的高級技師證書。
雖然徐振高已經退休,但他是個閑不住的人,積極參加企業的多項活動。當問及徐老有什么業余愛好時,他拿出厚厚一疊宣紙,每張紙上都工工整整地用毛筆寫有“雙鶴朝陽. 徐振高”幾個字樣,他的語氣中帶有幾分得意:“練習練習書法,這字還看得過去吧?”只有高小文化的徐老,竟能寫出如此漂亮的字體?看到筆者有些詫異,徐師傅笑道:“我是被人將了一軍,才學到這一招的。”原來,早在1982年,中國音樂學院曹正教授來上海民族樂器一廠參觀時曾對徐振高說,“你的古箏做得那么好,如果有人請你簽個名,能否拿得出手?”從此,徐振高暗下決心,不恥下問,開始苦練書法。現在,徐振高的簽名已經被黏貼在多款敦煌古箏上,成為耀眼的一顆星。


Image